据说画什么出什么?
所以,我的茨苗呢

厉害了,天使姐姐
方张,真·女武神

也不知道想写什么,就这玩意,吧。

给同甘共苦的。

有些着急,草率地涂了一个jk乔。不说了,我着急打游戏,先撤了!

庆应3年11月18日油小路事件


庆应4年1月3日伏见鸟羽之战


庆应4年1月10日山崎烝死


庆应4年3月2日冲田总司离开新撰组


庆应4年3月6日甲州胜沼之战。


庆应4年3月29日……


时间不会因为人的愿望而停下,就算世人都在祈求,上天也不会停下的。命运是无法躲避的。


庆应4年5月30日,冲田总司,死亡确认。


「动かねば 暗にへだつや 花と水」


王者荣耀-貂蝉-自戏(吕婵向)

 “这个乱世中,你的存在就是一个梦。你是完美的,只要让男人们做梦就好了。”老师那么教导着,用着无可置疑的声音。梦里,唯一清醒的就是自己。清醒,是为了活下去。

多么简单的道理。

“貂蝉…”那人轻唤著,人也靠了过来,“貂蝉,等着。明日一过,我会把天下呈到你的面前……”

被拉起手,低下头微皱了下眉,却是轻笑一声,抬眸旋即憧憬地看着那人。如此真切,细微,连自己的内心都要被欺骗。上扬的嘴角,到底是在显示爱意,还是在嘲笑自己。我不知道。

乱世不过如此,为了争取那个活下去的名额,真心,爱意,一切是如此无足轻重。每一天就站这样在“深渊”旁,那么注视着它。

你,杀过人么?

一簇精美的花球捧在手里,它的花瓣光滑透亮...

王者荣耀-貂蝉-逐梦之音-自戏

 六天前,又一场‘星变’发生,它切断了地球与太空悬浮城市的能量供给,地球上的能源只能继续运作一周。而暴乱的机器军队也在一天天逼近人类最后的聚集地。

在这六天,数百万的人们乘坐着飞行器,按照批队,有秩序地离开了地球。去往悬浮在太空的主城,这是他们唯一能得救的办法。

今天是地球最后运作的一天了。

一支负责拦截机器军队,保卫人们安全离开的军队接到了最后的命令,拖延时间,让最后一批人们有时间离开地球。在这之前,他们的记忆已被保存在AI中,和最后的人们一起到达主城,以机械的身体,再度重生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与往常不同,这次的战鼓敲得更响了,唤起了军队前所未有的对于胜利的希望和热情。每个人都知道这是最后一次...

王者荣耀-小乔-自戏

在偏僻的一处沿海小镇上,众多的封锁线在一夜之间出现,一道道封锁网组成了一道道的分界线,残酷地将这土地分割开来。

只因一周之前,在沿海的小镇里,一种奇怪的病毒蔓延开来,城镇的渔民一天天变得开始虚弱下去。连出海都无法做到的人们失去了生活来源,本就愁苦的人们眼看着亲朋好友病倒,更是陷入恐慌,人人自危。

最后竟选择对奉命封锁小镇的军队——发起暴乱。然而多次的暴动并未对事情起到改善的作用,反而使得局势恶化,人民自相残杀。

看着熟悉的村庄变得荒芜,活生生的人转瞬变得苟延残喘,小镇居民变得失去理智——不可以这样下去。必须冷静下来。这么想着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双手握着扇柄抵在额头上,眯着眼眸认真地细细思索着。

生病的...

王者荣耀,大乔(沧海之曜)-自戏

 东风祭坛又一次点亮了。

黑夜中那祭坛的火光,仿若流星,划破长空,留下一道明亮的轨迹,将天空一分为二。

本是被祭坛的光亮吸引着走出隐居的地点,却感到有些光亮似乎就在身旁。仔细查看了周身的事物,最后目不转睛地盯着法杖上端悬挂的灯笼,禁不住屏住了呼吸。

它在发出微弱的光芒。

掌心的渗出的点点汗液将法杖湿润了些许,木质的触感因此微微滑顺起来。深吸一口气,不得不紧紧地握着法杖,生怕它会从手中滑落,消失掉。

这是他离开之后,灯笼第一次亮起来。

这代表着什么?

微微举起法杖,将目光紧锁在灯笼之上,只见得微弱的光球和远处明亮的火光相互呼应。似乎有了生命般,在吹促着人们做些什么…海潮高涨起来,涌起的海浪一下下拍打...

1 | 4
© 楚子问 / Powered by LOFTER